余杭建于江河之畔的余杭环境舒适,风景宜人,体态轻盈的建筑与桃红柳绿的植物掩映其中,街道两侧经营着商铺与酒肆,如梦坊与灵隐寺作为余杭之中的主要景点,更是吸引了一批又一批慕名而来的酒客与香客。 余杭之名,春秋时已见诸史籍,大业三年,改杭州为余杭郡,钱唐与余杭仍为其所属。柳莺花燕的余杭虽不及长安繁华昌盛,但却也是河流交错,土地肥沃,盛产鱼米的富庶之地。这里文化悠久,名人辈出,可谓是大唐之内的又一璀璨明珠。

长安城居于天子脚下,乃是全国的权力中心。此地民风原本开明,无数商人纷纷来此经商,长安又同时成了大唐的商业枢纽。此中房屋以皇宫为中心,对称而建。城中有水流经过,尽显风水奥妙。 隋末之时,李氏率军攻破洛阳后定都长安。长安原本就是隋朝商贸枢纽,此番迎入唐皇及文武百官,更增威严。城中官兵刚正,百姓善良。其中囤积钱财粮草数不胜数,无数外国使者感叹道:以此一城之力,已胜过吾国。至此长安隐隐跻身当世第一都城。

花果山矗立在东海之畔。最初,猴子们和其他动物一样,过着风餐露宿的日子。直到一个石猴发现了水帘洞,猴子们才有了“家”。从此猴子们尊那石猴为本族大王。后来,石猴为了长生,一别几十载。以孙悟空之名归来,法力高强,横扫周围妖族。于是,花果山成为了猴子们的王国。 之后孙悟空大闹天宫,天庭派兵剿杀猴族,花果山生灵涂炭。直到六耳猕猴成为新掌门,花果山才逐渐恢复了往日的繁盛。

云梦泽本来是一个无人知晓的世外桃源。其中只有一些无害的小动物居住,狐族为了摆脱天魔的控制,在掌门白小舟的带领下迁居至此。 云梦泽环境清幽,但是其中地形复杂多有沼泽浅滩,不利于人类聚居。除此之外沼泽灌木之多有蛙虫,每逢夏夜便有蛙叫虫鸣。其间萤火虫争相飞舞,宛若星河落于凡尘,煞是好看。不少年轻的狐狸在此良辰美景之下,悄悄结下姻缘,约定相伴一生。

自天龙族脱离天魔来到三界,便一直在这里定居。他们赶走了原本凶残的水中异族,在这里用无数的珍宝搭建了四海龙宫。 向来嗜珍宝如命的龙族,费尽心机搭建而成的龙宫,其华美程度可想而知。美玉为柱,琉璃为瓦,珊瑚为饰,明珠为灯。据说,曾有许多鱼群为龙宫的璀璨光芒所吸引,在其周围游弋而不肯离去。 而后北海龙王反叛引发四海之战,东海龙宫严重受损,再不复往日光辉。

海底迷宫在龙族来之前就已经存在。 龙族把这里当成一个天然的屏障守护龙宫,其中生活着很多海洋生物,不过这里的道路蜿蜒曲折,别说外人了,就连本地土著也时常迷路。

乌斯藏是一座高耸入云的神秘深山,这座高山终年为积雪所覆盖,唯有那临寒盛开的腊梅,点缀着山间的一片雪白。人类生活着的高老庄位于乌斯藏的山脚之下,这是一个与周围环境看起来似乎格格不入的庄园,外面一片寂静,这里却是如梦如幻的温柔乡。而位于山顶的观音禅院,如今却被一伙投靠了天庭的妖族所霸占,再无半点佛门圣地该有的样子。 这群妖族在首领凌虚子的带领下,残害起曾经的同族,乌斯藏平静安宁的生活从此一去不复返。

作为地府的都城,丰都是一个阴气森森的地方,不论是干枯的树木,随处可见的骷髅,还是熊熊燃烧的冥火都让人充分感受到这一点。然而就算在丰都之中也有一些风景如画的地方,横架黄泉之上的奈何桥,心旷神怡的风景伴随着孟婆的汤都足以让大多数阴魂忘却前世的烦恼。因为这里的一砖一瓦都灌注了后土对家乡的想念。

白骨洞原本只是一个荒芜的洞穴,自从白骨军脱离天魔后便隐居于此。经历过地狱之战后,白骨军更加低调。周围尽是荒山野岭,深入洞穴却阵阵阴风,洞穴中幽静阴冷,竟是别有洞天, 空中有莹绿色的磷火在洞穴内四处浮沉,如同无数星火。站在栈桥往下望,能见到冥河奔涌,红色花朵盛开摇曳。洞穴四周及栈桥平台处,有藤蔓缠绕生长。

五行山的地界原本是一片平原,直到如来施展大神通将孙悟空封印在此地。这座山从天而降,如人的手掌一般,牢牢立在地上,煞是威猛。奈何此山颇为陡峭,百姓路过此地,只得绕路而走。 五行山乃是法力幻化而成,只有寥寥植物。每当有勇士想要攀登而上,奈何山上光秃陡峭,实在爬无可爬,最后只得原路退回。是以谁不不曾见过山顶那一道封印。

桃花坞自上古便有狐族居住,直到天魔入侵三界,狐族为了躲避灾难,举族迁往云梦泽。这里就只剩下些小动物。 桃花坞曾是狐族修炼之所,如今仅有桃花点点,每逢烟雨过后,便有暮春的明媚。